2017-10-07

房市評論員:竹北法院內的惡人 挑戰法院旁的貴人


    竹北法院特區位於頭前溪水岸第一排,附近不乏高價豪宅建案,包含最近新推案的RIVER1,以及正在醞釀推出的大城與惠宇建設合建案,都在法院旁僅一路之隔,更別說中悅系列,大宅天景、大宅天第以及伍伍侘等都在涵蓋範圍內。這些高單高總價的水岸豪宅,能入主的都是社會中高層人士、科技公司高管、貴婦、上流社會等高階收入的精英份子,在這樣美妙且合理性的高房價區,就在前幾天被打破了沉默與產生矛盾。



    前幾日新竹發生震驚全台的新聞,一位帶著組織犯罪、傷害致死與槍砲彈藥管制等前科的通緝犯,因擁槍自重再度被逮捕,正在法院接受制裁之時卻趁隙逃脫,在還未入網前人心惶惶,不知道這人躲去哪裡了,在絕境之下又會做出什麼事無法預料,而在此事的報導之下,「原本住在法院特區附近,應該是治安最好的集中區,可這類事件卻無法防範,也無法在第一時間迅速將此犯逮捕入監,產生了一種理想與現實的矛盾現況。」究竟住在法院特區旁是好還是壞呢?



    在竹北的法院特區範圍的環境,有長型的綠帶公園,佔地廣闊的機關用地且建物不高,加上學校學區,讓周邊的建案具有豪宅條件,寬闊棟距視野佳,主幹道道路寬敞,距台68線經國橋近,客觀而論,的確讓消費者能夠認同接受這樣的環境優勢,而法院給予想像中的安全感,是另外加分的效果,在此事件給予的省思是我們公家機關單位的馬虎與疏忽,為何在這樣的流程中,會出現這麼嚴重且誇張的空隙,造成區域住戶的恐慌呢?



    筆者認為是媒體引導致錯誤的方向,我們應該要檢討地方上面的行為缺失,而不該以少數案例,來發展成讓大眾恐慌的社會議題,甚至讓周邊住宅蒙上一層不切實際的陰影。

    舉例而論,逃脫的犯人應該是往人潮多、機能強的地方鑽躲,越是昂貴頂尖的豪宅社區,防衛管制更是嚴苛,連車道指揮都還是特勤人士監管指揮,社區大門深鎖,連一般人都難以進入這樣的高牆,更何況是被關注的通緝犯?在空曠只有公園河岸馬路沒甚麼機能的地區,又有哪些地方可以躲藏生存呢?所以筆者認為現下媒體很多焦點都僅是要為了吸引焦點與目光,而忽略了問題的核心與重點,該恐慌的是整個竹北區域的民眾,而不是法院周邊的貴婦,但這些社會中高層的有力人士,更應該多花點時間與資源去要求法院機關上面的嚴謹,別再讓這些身處絕望的重刑犯人有背水一戰的機會,就連玻璃或出入口都該強化,不是一敲就破一跳就逃成功了,這樣的司法機關是很可笑的。(房市評論員)